“既然你这么想,那么不如就直接去问她不就好了?”

听到高远的这话,盯着高远的眼睛看了一会的,云学哲忽然一笑的,将问题甩回给了高远,然后这么说着的,云学哲伸手去拿包间餐桌上用以点餐的便签跟笔,在便签上简单的写了几笔后,一手手指夹着便签的,将之递到了高远面前,然后接着说道:

“这是宫野志保最新的住址……我想,你近期是没有找到过她、对吧?”

对此,看着这一幕的,高远神情依旧淡然,对于这云学哲递来的便签,高远伸手接过之后,看了眼上面所写的地址之后,也没有再说什么的,起身便离开了包间。

至此,看着高远就这么走开的举动,云学哲似乎有所预料,但最终也只是微微叹息了一声,不知道对于这样的结果,他是在想什么。

而就这样,在拿到了云学哲给的地址后,高远便没有了刚才在面对云学哲时那么的淡然,而是有些着急的、开始马不停蹄的,朝着那个地方赶去……

……

夜幕下,来到新的公寓门口,看着房间内没有亮着灯光,知道此时这间公寓房间内应该没有人在的情况下,高远并没有气馁,因为——

记忆里,自己记得宫野志保的作息、以及平常晚上回家的时间,有时候会很晚。

所以,高远这会也只是静静的,在门外等待着那个人的回来。

毕竟,这段时间,自己发现对方已经从原本的公寓搬走后,自己就一直在想念着……

而现在,已经等了这么久,终于是拿到了新的地址,只是几个小时的等待,对于高远而言完全等得起——

电梯运作的声音、到达楼层后电梯开门的声音……

以及,从电梯内走出来,平底皮鞋踩在地上轻缓的声音,在此刻从走廊传到了等在公寓房间门口的高远耳中。

不由得,高远这会转头、朝着走廊那边、电梯的方向看去,只见,那道熟悉的身影,正缓缓朝着自己这边走来——

茶色的短卷发,略显疲惫、慵懒的打着哈欠的表情……

就是这位看起来有些傲然的女性,自己这段时间一直找不到踪迹的朋友——

宫野志保,这一刻,终于再次见到了。

对此,高远的脸上,一时间似乎有些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,来面对此时的状况。

但同样的,在见到高远正身处在自己的公寓门前时,刚回到这里的宫野志保,原本略显慵懒的表情,在此时也是露出了一丝惊讶——

“高远?”

很是意外的,没想到高远会出现在这里的,宫野志保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紧张感,但很快调整了一下情绪的,露出淡然的表情,看向高远:

“你……怎么找过来的?”

“这不重要。”

摇了摇头的,对于自己怎么找过来的问题,高远这样一句话便略过了回答,然后缓缓的向宫野志保走来——

“因为我想见你,所以……”

如此,看着高远走来的举动,宫野志保听着对方的话,心里不由得似乎有些触动,但是很快,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妥的,身体微微朝后退了半步,不过随即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妥的,宫野志保最终还是站定了的,并也朝着高远的方向,往前走了几步——

“为了见我……所以,你接触了他们?”

这一刻,虽然感到很是意外,但以自己所知的状况,高远能找到这里,必然是找了他们才知道的,就为了见我,高远居然……

心绪有些复杂的,宫野志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但此刻,回应自己的,是高远坦率的回答:

“是……但我说了,这不重要。能见到你就好。”

“为、为什么?”

似乎有些不能理解的,宫野志保疑惑着——

而此刻,两人的步伐皆以停住,相对而站的,但中间已不过近在咫尺,似乎谁再上前一步、两人之间便再无间隔。

对此,看着近在眼前的高远,宫野志保终究还是有些忐忑的问出了这话。

而高远脸上浮现着淡淡的微笑,说道:

“你知道吗?跟你的第一次见面、相识,我以为一切都像是梦一样,但是后来我渐渐发现了,这不是梦而是现实……

“现在,终于再跟你见面了,我知道了——

“这就是梦!

“所以……”

说到这,高远忽然踏出了最后一步,双手搭在宫野志保的肩上、身体尽可能的保持着距离的,这样将宫野志保抱住后,惹得宫野志保不禁一怔。

然后,宫野志保听到了高远很是感叹的,说出了最后一句话——

“现实中再见吧!”

话音刚落,似乎是随着高远说出这话之后,这眼前的世界就像是一面完好无损的镜子一样,突然的碎裂开来、然后越裂越大,最终化作了纷纷碎片的,整个世界在眼前化为了粉碎——

「虚幻的世界如此美妙,请你时刻清醒不要轻易睡着。心中的欲望能将你困牢,滋生出的色彩无比闪耀。这片地盘并未杳无边界,你看得到绵延的高山,但他们有多高?前方的道路等着你跨过,凭你的才能